常暗踏阴

【香芋】½+½=1〖25〗

若光晨晞:



前文链接:




香芋:½+½=1


1-13合集1415161718192021222324








粗略的整理了一下仪表甄少祥就被于半珊打发去整理客厅去了。


 


甄少祥小心的把墙壁上的照片拆卸了下来,还按照照片原来排列的顺序整理好,放在塑封的小袋子里面。


 


茶几上的杂物,甄少祥也分门别类的做了整理,一一对应的放在了纸箱里面。把客厅的杂七杂八的东西除了那些没开封的方便面被甄少祥扔进了垃圾桶,包括放置在地板上的杂志都被甄少祥打包好放在了纸箱里。环顾了一周客厅感觉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才转移到阳台。


 


阳台上的摇椅随风轻微的飘荡着,相对于阳台边缘积压的灰尘,摇椅却显得异常的干净,这种干净是怎样出来,甄少祥想了想就顿时明白了。只是性格如此硬直的于半珊却有如此少女心的爱好,这种反差萌让甄少祥忍不住想笑。


 


这么大件的家具只有吉普车搬走显然是不切实际,甄少祥思索片刻,掏出手机调出照相机把摇椅的款式拍摄了下来,打算找时间去商场找一款相似的,放置在家里也不错。


 


拍摄完摇椅,甄少祥眼角余光看见阳台的角落里放置着一排小巧玲珑的仙人掌,每一盆都只有巴掌的大小,但却都形态各异,高的矮的,圆的长的,各式各样的仙人掌整齐摆放成一排。颜色也从最右边的墨绿色、深绿色、浅绿色到带着点点的黄色,中间的两株仙人球顶端还开了黄色的小花,煞是可爱。


 


看着如此个性的排序方法,甄少祥无奈的笑了笑,处女座的偏执性格果然名不虚传啊,拿出手机给仙人掌拍好了照片,甄少祥才小心的把一排的仙人掌放入了纸箱。


 


再次仔细的把客厅和阳台巡查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了,才把纸箱封了箱子,堆放在一旁。


 


“半珊儿,你和房东说了退房子的事了吗?”


 


甄少祥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才忽然想起这个实际性的问题。


 


得不到于半珊的回答,甄少祥以为他没听到,走到房间再提问了一遍。


 


本来躲在房间还打算装死扮作听不到的于半珊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细软,有些尴尬的转过了头,眼神中有所闪躲,犹豫了半刻才吐纳出一句,“还没。”


 


于半珊的不自然甄少祥固然看在了眼里,虽然觉得有所怪异,但脑内却没这么多弯弯路路,只是简单的当成了于半珊忘记了。


 


“那你赶紧给房东打个电话,告诉他这房子不租了,有什么手续的,也办理一下。”


 


于半珊支吾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那般,走向了甄少祥。


 


“甄少祥,这里我没打算退租。”于半珊声音清清淡淡没有任何起伏扔下了一句重量级的话语,说完了也没后续任何的解释,只是一脸平静的注视着甄少祥,就像阐述着一句最平常不过的话。


 


甄少祥有片刻的错愕,继而涌现的愤怒还有不甘,他甄少祥从小到大从来没试过如此的迁就一个人,迁就到愿意为对方放下了身段,但换来的却是这般不被信任,从未有过的挫败感涌上了心头,再对着于半珊甄少祥怕自己会忍不住发火,用尽力气把怒气压制下来,最后转身离开卧室,扔下了一句生硬的话,“你喜欢怎样就怎样。”


 


甄少祥没走出两步就被后方一个蛮力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甄少祥感觉到于半珊在背后紧紧的抱住他。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两人都没话说,过了良久,后背才传来于半珊带着压抑的低沉声音,“甄少祥,你再给我点时间。”


 


这样一句意义不明的话语却把甄少祥的怒火瞬间扑灭的干干净净。


 


罢了,先爱上的那个注定输的彻底,甄少祥无奈的转过身把于半珊狠狠的用力拥进怀里,语气中带着无奈和宠溺,“不要让我等太久!”


 


 


两人楼上车库的跑了好几趟,才总算把必需品都给搬完了。关上大门的时候,于半珊留恋的看了屋内好几眼,住了三年多的房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但感情还是有的,其实于半珊是一个特别怕改变的人,如果不是甄少祥他估计会再租住个十年八年,然后向房东把房子买下来也说不准。


 


联系不上甄少祥的那几天,于半珊心中莫名其妙的担心忧郁不快以及重新见面时心脏那里传来的心跳加速,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于半珊自己却很清楚明了,这个人能干预自己的心情和情绪变化,处女座都带有大无畏的冒险精神,既然认清了,就去尝试吧。


 


未来不可知,自己去验证。


 


甄少祥开着骚包红色吉普从地下车库驶出,经过社区入口的24小时便利店的时候,忽然停了车。甄少祥指了指车外的便利店,“半珊儿,这里是我第一次了解你的地方。”


 


于半珊一脸的疑惑看了看车外自己经常光顾的便利店,透明的立体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便利店其他人的活动,一切都显得如此的平常,于半珊脸上的不解更深了,但看着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笑容的甄少祥,又隐隐感觉有什么细节自己忽略了。


 


于半珊轻咳了一下,轻轻了嗓子,端出一副正经脸,眼神略带审视看着甄少祥,“小甄总,坦白也是一段关系中关乎相处是否融洽的至关重要的部分,你觉得呢?”


 


甄少祥一脸的不以为然,神情自若的看着假装严肃的于半珊,而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倾身吻住了于半珊。


 


就在于半珊开始憋气的时候,甄少祥才一脸满足的结束了亲吻。


 


“快开车!”


 


于半珊有点不自然的别开了脸,看着已经频频注视着他们这边的保安,脸上的红潮更甚了,耍流氓比不过,只好闪人,催促的拍了拍甄少祥,赶在保安过来前把车驶出了星云小区。



评论

热度(111)

  1. 常暗踏阴抹茶红豆冰木有红豆 转载了此文字